叶小语

AZ·奈因/【您好,地球防卫部招新】(美男高校paro慎

笑死我了

路拿:

食用说明:


这次又是喜闻乐见的【您好,作者脑子有病】系列。


美男高校地球防卫部love!paro 请一定要注意 没看过的太太也推荐去看来治愈被az撕裂的心 其实就是男版美少女战士 没有什么要多说的设定


希望能安抚被更新虐到的你们,哪怕你们只是因为觉得作者好蠢而笑笑我也很欣慰qwq


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写得shen me gui


我已弃番,官方去死。






【您好,地球防卫部招新】


Words by Tsuki


 


Aldnoah高等中学三年级生、同时是学生会副会长的斯雷因·特洛耶特同学,最近有一个无法言说的烦恼。照理来说,像他这样就读于顶级名校、家境优越、长相性格也都不赖的学生,一直以来都应该是被学校里无数小透明所或仰慕或嫉妒的标准现充,几乎没有任何抱怨生活的资格,但是——


等等,斯雷因副会长好像还没有女朋友。


然而虽说没有正牌女友,但即使是学校里最最活泼开朗大胆奔放不管做什么包括告白都是雄纠纠气昂昂的女同学们,也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去追求。因为谁都知道,副会长眼里只有二年级人称“公主殿下”的艾瑟依拉姆同学。平日里温和优雅同时又礼貌地与陌生人保持距离的斯雷因副会长,只有并且只要到了公主殿下面前,就必然是一副他自己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但其实别人都知道的痴汉模样。


其实没有女朋友算不上什么烦恼,至少按斯雷因自己的话说,他是同艾瑟依拉姆一起长大的,以后也会一直在她身边,她成为自己的正牌女友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如果半路没有杀出个程咬金来的话。这才是副会长真正埋在心里容忍已久诉说不能的烦恼。


 


程咬金名叫界冢伊奈帆,是这一学期接近期中的时候才突然转进来的插班生,刚好和艾瑟依拉姆一个年级,刚好和艾瑟依拉姆一个班,刚好和艾瑟依拉姆一张——我是说拼在一起的——一张桌子。其实这倒也罢了,这所高中本来就男多女少,斯雷因也不是不能容忍青梅竹马身边坐个异性。比起性别,斯雷因更加介意的是刚转来的界冢同学那令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简直是从少女漫画中蹦出来一般的男友力。


他之所以会清楚地记得这个转学生转来的日期,是因为那正好是期中考试的前一天。听说界冢同学本来是被允许可以不用参加的,但他还是主动提出要求考试,用的当然是什么“希望测试一下自己的水平”这种看上去礼貌其实一听就是在装逼的理由。结果为期两天的期中考试过去后,界冢伊奈帆的名字便被加红加粗差点加斜体下划线地写在了二年级排名名单的榜首,第一位,全年级第一。


炸开了锅的二年级生让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转学生在一天之内便全校闻名,接着不少人便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在了他身上——这其中当然包括斯雷因。斯雷因在被考试排名震惊之后开始了长达数十天的观察,甚至在身边带上了一个小本子,名曰“界冢伊奈帆的观察日记”——当然他没有把这个标题写上去,副会长还是要脸。本子内将他观察到的界冢同学的特点全部分点标出,重要部分用红笔画上框框标记出来。


通过这本观察日记斯雷因开始渐渐地了解起自己的头号情敌,比如那家伙有一双漂亮的暗红色眼睛——他曾经无数次下楼尾随他去洗手间,就是想看看那到底是不是美瞳;比如他脸上那永远一沉不变的面无表情,考试前大家觉得那是无知的痴呆,考试后才知道那是智慧的深沉;比如他会耐心地帮助同学们讲解各类习题,当然艾瑟依拉姆也是所谓的“同学们”之一;比如他会每天带上两个便当,另外一个永远是给艾瑟依拉姆,理由永远是“给雪姐做便当不小心做多了”——我说界冢同学你天天把你姐姐当猪喂么?


除此之外还有无尽的“瑟拉姆同学,我转来还不熟悉校园,能麻烦你带着参观下吗”,“瑟拉姆同学,究竟是谁告诉你天空的蓝色是因为折射?”,“瑟拉姆同学,放学可以一起走吗”,“瑟拉姆同学……那个每天躲在我们教室门后自以为很隐蔽可其实谁都能发现的人,居然真的就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吗?”


 


什么叫居然真的是啊?另外不要瑟拉姆瑟拉姆的,把艾瑟伊拉姆这个可爱又高贵的名字给我好好地完整念出来啊!


以上是斯雷因副会长每天在门后都必然会经历的思想活动。


 


他非常恐慌地发现艾瑟依拉姆连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都会非常频繁地提起界冢伊奈帆,让他感觉哪怕他和她是在独处,界冢伊奈帆也像阴魂一般地永远缠绕在他们身边。他承认界冢同学长相和家境上似乎都与自己不相上下,成绩上的话是严重偏科的自己完全不能比的,可他斯雷因·特洛耶特还是有优势——


他可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而界冢伊奈帆,在学生工作上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


想到这里,副会长大人坐在学生会室的软座上,得意地勾起嘴角。他靠在椅背上,抬头眯起猫一般的眼睛,享受窗外落进来的暖洋洋的日光。


是的,他与界冢伊奈帆相比还是很有优势的。虽然后者与艾瑟依拉姆是同桌天天都挨得很近,但这也不足以弥补他与艾瑟依拉姆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交情——


 


“叩叩。”


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斯雷因的思绪,他懒洋洋地半睁开眼,皱着眉有些不耐烦又有些疑惑地看向了门口。现在下午的课刚上了一半,有谁会到学生会室来?


然而还没有等他说“进来”,门就被“吱呀”地一声推开了一条小缝,一只暗红色的眼睛在门外朝缝里看了看。随后门被完全推开,斯雷因副会长日日夜夜一边观察一边记笔记的对象带着那副“我什么表情都没有”的表情踏进了室内,手里还拿着一份表格。


“斯雷因前辈是吗?我是界冢伊奈帆,不过我相信也没有必要向你自我介绍了。”伊奈帆十分自来熟地走到了斯雷因的桌子面前,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一切都表现得好像这里是他的地盘一样,丝毫没有把眼前的学长兼学生会副会长放在眼里。


斯雷因不得不强忍着自己的眼角抽搐,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伸脚去把这家伙的椅子踢开,可是那不符合他作为前辈对后辈应表现出的关爱和大度,所以他只是烦恼地揉了揉眉心,重复了一遍伊奈帆的最后一句话:


“……不用自我介绍是什么意思?我不记得我和你打过什么交道啊,界冢同学?”


“如果不记得的话,”伊奈帆淡定地回答,“前辈大可以打开自己衣兜里的本子再复习一遍。”


“你!……我、我可不知道什么本子的事!”斯雷因听到这句话瞬间变得满脸通红,说话也开始因为秘密被发现而变得不利索起来。


“可我知道。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伊奈帆的语调依旧平静,看向斯雷因的眼神十分真挚。


“……”斯雷因没有回话,他有些窘迫地咬紧了下嘴唇看着对面的人——


这家伙,真的有这么善解人意?


“因为,”伊奈帆又说了,同时在斯雷因的注视下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兜,紧接着掏出了一个小本子来,本子大小和封皮几乎和斯雷因的一模一样:


“我也有一个,记录前辈的事情。所以前辈不用觉得尴尬。”


……你小子以为写了一个我的观察日记我就不会尴尬了吗!明明是更尴尬了吧!


斯雷因一只手覆上自己的额头,任凭心中的自己毫无形象可言地大声咆哮。接着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向伊奈帆摆了摆手,明智地决定换话题:


“话说回来,界冢同学有什么事?”


“请叫我伊奈帆。”


“界冢同学,现在本应该在上课——”


“伊奈帆。”


“界冢同学,我并不想浪费时——”


“伊奈帆。如果你确实不想浪费时间的话。”


“——伊奈帆。”斯雷因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三个字,双手紧紧扣起来压在桌上,“如果你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建议你立刻回班级里去上课。”


“我有重要的事情。”伊奈帆不为所动地说道,接着把手中的表格放在桌上,朝斯雷因推去,“我申请成立一个社团。”


“一般而言,申请在开学两周后就截止了。”


“这是校长先生特别批准的。”


“……什么社团?”


斯雷因摇了摇头,终还是把白色表格拿过来,看起了上面的内容。然而但他的目光落在社团名称那里时,他的双手就开始止不住地颤抖,仿佛有天雷直接轰在了自己脑袋上。


“地、地球防卫部?”他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问,接着抬起头以一副“你带错表格了”的表情看向伊奈帆,但后者的神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是的。”


“地球防卫部?”斯雷因又重复了一遍,感到自己的心胸此时如同一片一望无际辽阔无边的大草原,千万只那啥啥正在奔腾而过,“防什么卫什么?”


“就是字面意思,保护地球上人类之间的爱免受怪人的威胁。”


……这哪里是字面意思了!


“爱?怪人?”斯雷因一头雾水地看着伊奈帆,心想他怎么能做到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是的,人类的怨念会聚集会被利用然后变成怪人,我的职责——这个社团的职责,就是保卫地球上的爱。”伊奈帆还是正儿八经地回答道。


“伊奈帆,你当自己是什么,地球防卫少年?”


“不,事实上,我是爱的王位继承人,是爱的战士。”


 


……


 


斯雷因手中的表格如同天使落下的羽翼一般轻轻飘落在地上,他有些崩溃地用双手支着下巴,因惊讶而半张的嘴至今合不上,看向伊奈帆的一双碧眼里此时倒添上了几分怜悯。


什么啊,这孩子。他想着。


原本以为是个天才,可没想到同时也是个脑残啊。


 


——不过,这样的人丝毫没有成为我宿敌的资格!


 


“咳咳,那个,伊奈帆啊。”斯雷因勉强挤出了一个和善温柔大度的笑容,用和痴呆儿童说话的语气说,“听前辈一句话:药呢,一定要好好吃,一天都不能拉下,好不好?记住了?”


伊奈帆似乎已经料到了斯雷因的反应。他不声不响地把自己的左手朝斯雷因伸去,“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所以我决定向你证明。”他说着,然后将袖子拉起,露出了手腕上的一个手环。斯雷因在对面只能看见手环总体上是银白色,中间有一个橘色的爱心,爱心旁好像还有很卡哇伊的魔卡少女樱式的小翅膀。


“这……又是……”


“它会亮的。”伊奈帆认真地说,暗红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伊奈帆同学你是不是没见过小女孩的玩具……”


“不,我是说,怪人出现的时候,它会亮。”


“伊奈帆同学保健室在出门直走右拐下楼再右拐第二间。如果老师不在我可以帮你打电话——”


“你看。”伊奈帆突然打断了斯雷因的话,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稍稍有些提高,“它亮了!”


斯雷因无语地低头看了下,发现手环中心的橘色爱心此时确实在闪烁。


“真是够了。”他忍无可忍地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你别把我当白痴耍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按了什么发亮按钮——”


然而这时窗外操场处传来的一声巨响让斯雷因噤了声,仿佛爆炸一般的响声让他感觉脚下的楼层都在震动,玻璃窗也发出“喀拉喀拉”的响声。


发生了什么?


一头雾水的斯雷因待脚步稳下来后立即冲到了窗边去查看操场上的状态,却被眼前所见惊得再一次瞠目结舌——


一个银光闪闪的四方形正立在操场中央,四周都笼罩着因刚刚那声巨响而扬起的烟尘。四方形很薄,确切地说呈一个直角梯形,顶部是锋利的尖角。在沉寂了一会儿后,四方形突然抖动了起来,接着从四边伸出了类似于手和脚的东西。有了脚的四方形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窗边的斯雷因指着眼前的不明物体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这究竟是什么鬼”此刻像单曲循环一样充斥着他的脑海与耳际。


“果然来了啊,怪人。”伊奈帆也跑到了窗边,站在斯雷因身旁,语气与“今天鸡蛋果然打折了啊”如出一辙。


“这次是刀片怪人吗……”他思索了一会儿后,这么下了结论。


斯雷因闻言又转过头去看此刻正在操场上伸着懒腰的“怪人”,这才发现其形状确实像一枚刀片。


“等等,这到底——?”他慌忙回过头去看伊奈帆,却发现后者几步跑到了房间中央比较宽敞的地方,接着以一副无比庄重的甚至略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肃穆感,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腕,昂起头,暗红色的双眸直直地望向前方,紧接着张嘴喊了一声:


“love making!”


话音落后他低头,“啾”地亲吻了一下手环上的橘色爱心。


 


love……making……是什么?为什么有种微妙又黄暴的感觉?


整个人都斯巴达了的斯雷因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感到自己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天天都和艾瑟依拉姆一起?他们两人还挨那么近?艾瑟伊拉姆还吃了他的便当?——艾瑟依拉姆还吃了他的便当!


噢噢噢噢噢艾瑟我明天就去让校长给你换班!


 


然而还没有等他为此下定决心,眼前伊奈帆身上突然发出的橘色光芒刺得他几乎无法睁开眼睛。他不得不伸出双手挡住自己的大半视线,只能从指缝中隐隐约约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


界冢伊奈帆,此时,正赤裸着身体,以奇怪的方式却看上去很陶醉很享受地在原地各种旋转着。橘色的光芒有一定马赛克的效果,可以遮住重点部位,但斯雷因还是看见了奇怪的景象:衣服的布料正从四面八方鬼知道究竟是哪里一片片地飞过来,围绕在伊奈帆的脖颈、手臂、腿部等等,然后“嘭❤”地一声变成了带着橘色蝴蝶结的领子、灯笼袖、灯笼短裤与白色长靴。在转了不知多少个圈摆了不知多少个pose后,伊奈帆终于以看起来大概是“究极完全进化体形态”站在了斯雷因面前。


……眼前这个身着超——卡哇伊服装的男生究竟是谁?!他手里怎么还有魔杖?这是什么,魔卡少女樱的cos吗?可是伊奈帆同学你怎么能做到自带特效?


斯雷因被吓得后退几步几乎坐到地上,他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指,指着伊奈帆,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爱的战士,橘色,散射王子。”


 


……哈……哈子卡西!


斯雷因几乎要用双手把自己整张脸都遮起来,这根本不是正常人可以直视的。散射王子?自称王子不会觉得太羞耻了吗?以及散射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典故?!


倒是伊奈帆本人并没有因为自己说出实在太过中二以及羞耻的话而显得不好意思,事实上他那张正儿八经人畜无害毫无表情的脸哪怕用石头去砸也不会产生变化。他一个箭步走了上去,没有理会斯雷因朝自己投来的复杂眼神,径直将对方公主抱了起来,接着轻轻一跃跳上了窗口。


“你你要干什么?”


被莫名其妙带上窗口的斯雷因紧张地揪紧了伊奈帆领口的橘色蝴蝶结,看着遥远的地面,因为紧张而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朝他叫道:


“你知道这有多高吗!你到底要把我带去哪——啊啊啊啊啊!”


没等斯雷因把话说完,伊奈帆就抱着他朝着操场纵身一跃。迎面呼啸而来的风吹得斯雷因表情几乎扭曲,他觉得自己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紧紧地环着伊奈帆的脖子,生怕自己会摔下去。直到几秒钟后伊奈帆轻轻地落在了操场上,他还是没有放手,整个人像受惊的小动物一般瑟瑟发抖,死死地窝在伊奈帆怀里。


“我们到地面了,别怕。”伊奈帆低下头,凑在斯雷因耳边,轻柔地说。他的气息拂过斯雷因敏感的耳垂,使后者登时红了脸。而伊奈帆则将他放下,转身看向了不远处的刀片怪人。


 


“哈哈哈哈哈——今天晚上更新,不论是编剧还是监督都得给我死!怨念的刀片啊,让所有的路人都变成我们的战士,让官方在恐惧中颤抖吧——!”


刀片怪人仰天疯狂地尖笑着,那是一道女声。接着它开始挥舞起自己的双手,顿时有万千刀片朝四面八方飞出,插进了周边同学的身体里。其中几枚也朝着伊奈帆和斯雷因飞来,还没从震惊和天雷之中反应过来的斯雷因在原地呆呆愣着,眼看着刀片迅速地朝自己靠近。这时伊奈帆突然挡在了他面前,伸手用橘色的魔杖将刀片挡开。


“你没有事吧?”伊奈帆转过头来问道。


“我……没事……”斯雷因回答着,但他的视线一直落在那些被刀片击中的同学身上。他们在被击中的一瞬间突然沉默,纷纷垂下头颅和臂膀,然而不一会儿后便又像打了鸡血一般重新直起了身板,脸上无一例外带着一种视死如归的疯狂的笑。


“官方去死!”他们不约而同地仰头山呼起来。


“必须阻止他们!”伊奈帆语气严肃地说道,“每周A/Z更新而引起的怨气实在太多,如果放任其这样下去,人们会再也不相信双男主以及相爱相杀这样的设定,这将是动漫界的一个沉重打击!”


“……什么?”


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吗!


“斯雷因!”


“又……怎么了?”


“这个刀片怪人怨气太重,我一个人无法阻止她。快把这个戴上,助我一臂之力。”伊奈帆说着,朝他递来了一个差不多的手环,只是手环中间的橘色爱心换成了黑色的蝙蝠图案。


“这怎么可能啊我可是——”正常人三个字还没有说出,手环已经被伊奈帆戴在了斯雷因手上。


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自己手腕上被迫带上的手环,斯雷因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lovemaking!”


 


完蛋了啊啊啊啊——


 


尽管斯雷因在自己的内心中百般哭号,但他还是能感受到身体正在不受控制地做起了奇怪的转圈运动。衣物轻柔的布料渐渐地将他包裹起来,在无数声的“嘭❤”之后,他才终于感到自己在慢慢地落回地面,手里拿着带蝙蝠翅膀的黑色手杖。他刚想松一口气,却又突然听见自己的声音违背他的意志而响起来——


 


“爱的战士,青蓝,折射王子。”


 


……


没脸见人了。


变完身之后的斯雷因跪在地上,崩溃地抱住自己的头颅。但能给他羞耻的时间并不是太长,因为又有一波刀片迅速地朝他们袭来。这次斯雷因自己躲过了这些刀片,他甚至飞了起来。感到疑惑的他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却被自己背后伸出的黑色蝙蝠翅膀吓了一跳。


“这边!”伊奈帆在不远处挥手朝他喊道,“我们绕到那个刀片怪人面前去!”


谁想去那怪物面前啊!


想是这么想,但斯雷因还是撇了撇嘴,听话地乖乖朝怪人的正面飞去。有了翅膀以后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格外轻盈,动作上也比之前要敏捷了很多。


……所以说我已经开始接受这个设定了吗?


他在心里自我吐槽着,这时却已经飞到了怪人面前。伊奈帆也正站在他的身旁。


怪人慢慢地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啊?这是什么?”粗犷的女声再次响起,怪人朝他们一步步走来,“怎么还有两个落网之鱼?——快,成为我的队友,让官方遭受灭顶之灾——”


怪人再一次扬起双手,想要发射刀片,但当它走得近到足够看清两人的脸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们——你们是——!”怪人突然之间像发现了什么至宝一般地,本想发射刀片的两只手此刻突然作少女状捧住自己的脸——如果那也能称之为脸的话——原本粗犷的声音也瞬间变得温柔了很多,“你们是——”它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我们是地球防卫部。”伊奈帆回答道。


“你们不是我的CP吗!”怪人在同一时间大声喊道,声音完全盖过了伊奈帆,以致于它根本没有听见他在说些什么。它自顾自地扭动着一点也不算柔软的身体,接着俯下身来仔细端详他们两个,两只手也企图朝他们伸来。


“啊果然,真是好可爱——”怪人的眼睛已经变成了心形。


斯雷因被眼前渐渐放大的痴汉脸吓得坐在了地上,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并且他能肯定自己和伊奈帆绝对经受不住眼前这个庞然大物无论任何意义上的蹂躏。正当他在原地一筹莫展的时候,伊奈帆突然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就是现在!”伊奈帆朝他喊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个怪人的眼里浮现了爱!这是怪人最脆弱的时候,要趁现在将它制服!”


喂就算你说现在制服我也——


他突然感到自己手里的手杖像受到了什么东西吸引一般地,挣脱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朝外飞去,伊奈帆的橙色魔杖也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最后它们在空中汇合,发出一道粉色的光芒。正在斯雷因感叹这光芒颜色之少女时,结合过的魔杖在光芒中渐渐浮现,紧接着以几乎看不见的速度回到了伊奈帆的手里——


手杖上的装饰变成了蝙蝠叼着橘子。


面对着眼前从头到尾的各种神展开,斯雷因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所有吐槽的力气。他甚至都不敢去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这简直是在做梦——而且还是无比荒唐甚至都耻于拿去当朋友间笑料的那种梦。他无力地看着伊奈帆举起结合后的魔杖,然后朝着怪人挥去:


 


“——loveattack!”


 


……啊果然还是好想吐槽。


斯雷因再一次默默地扶额。


 


怪人终于被击倒在地。


本来以为一切就到此为止,然而这时斯雷因看见伊奈帆一副正义的使者的样子走了过去,顿时就明白过来又是自己想多了。


“为什么要这么恨官方?”伊奈帆问趴在自己面前的怪人。


“因为……呜……官方对我喜欢的人物不好!他们明明都是那么可爱的孩子,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能够那么融洽,他们本来……都是因为官方,都是因为编剧!都是因为这个他们才不得不背负那么多,去承受不该有的压力和重担,明明都是应该好好享受青春的年纪——看着他们我好心疼……”                  


“你是,同人女吧?”


“诶?是、是的……偶尔码点小文……”    


“官方决定的剧情走向,是你不能改变的。”伊奈帆依旧正儿八经地说,声音却温和了不少,大有安抚的意味,“即使对编剧这么绝望,但你还是没有放弃追番,难道不是因为放不下你喜欢的孩子吗?——你可以用自己的笔重新给他们一个世界。不要因为无法改变的事情而悲伤,如果你真的爱他们,就尽可能地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得幸福快乐,并且让看到作品的人们也感到幸福快乐,这对你来说是力所能及的,也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的好吗。


斯雷因眼角抽搐地看着伊奈帆,那该死的家伙表情还真的没有变,就好像自己正说的是什么普世真理一样。


这种话也会有人信就怪了——


他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转过头去看倒在地上的怪人。


——什么!居然一副超级感动要哭了的样子!


 


“不要再想着给官方寄刀片,好好战自己的同人吧。愿你爱的角色最后都能幸福。”伊奈帆说着,又举起了手里的魔杖:


 


“loveshower!”


 


漫天的粉色泡泡闪着光飘落下来,怪人面向天空,扬起自己的脸,露出了幸福而满足的表情——


哎呀?那不是隔壁动漫社社长吗?


 


 


 


 


“斯雷因前辈,我的社团申请——”


“不批。”


“可你明明也是其中一员。”


“我那是被迫的!再说了,我怎么可能和艾瑟依拉姆心怀不轨的人是同伴!”


“心怀不轨?”


“怎么,你还想否认吗!天天给艾瑟依拉姆做便当的人是谁?放学给她补习物理题导致我不能立即和她一起回家的人是谁?一天到晚和她一起上课一起做作业的人是谁?”


“我确实心怀不轨,但并不是对瑟拉姆。”


“什么!你小子难道在玩弄她的感情!天啊,我一定要——”


“代表月亮惩罚我?听着,斯雷因前辈——我一直心怀不轨的对象,是你。”


“……啊?”


“我每天做便当都是想让她带给你,但你每次都拒绝了,不是吗?给她补习物理题是因为我知道你放学会来我们教室等她回家;和她关系好距离近也只是因为我知道你们很熟悉。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会记情敌的观察笔记,斯雷因前辈。人们一般只记录自己的爱慕对象。”


“你在胡说什么……”


“你还想要我说的更明白一点吗?我第一次见你不是这学期,是高一的时候。当时Aldnoah与我在的学校一同举办校际活动,开幕式作为代表发言的,就是你吧,斯雷因前辈?
“从那个时候我就想得到你了,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然而因为各种原因我直到这学期才能转到你在的学校来,第一次考试就是年级第一、要求与瑟拉姆同桌,也是为了得到你的注意。


“而且话说回来,瑟拉姆也一直都清楚这一点,你什么时候会在学生会室也是她告诉我的。不过我是直到在你面前时才发现原来你也是爱的战士。”


“什么爱的战士啊!请不要那么称呼我我还要脸!”


“不要逃避了,前辈。这是我们的使命——”


“你不是自称什么王位继承人吗?继承人只要一个就够了我不和你抢谢谢。”


“王位继承人确实只有一个,不过你可以成为王后——”


“请你闭嘴。”


 


 


FIN


        



评论

热度(321)

  1. 叶小语路拿 转载了此文字
    笑死我了
  2. Fuera del Mundo路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但愿长醉不愿醒